社会学中国化,新时代的使命与责任

社会学中国化,并不是一个新问题。然而,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问题却显得十分紧迫和突出。

社会学中国化,并不是一个新问题。然而,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问题却显得十分紧迫和突出。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学科;文化;思维;哲学;还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体;研究;科技发展;科技革命

体系要求社会学中国化

社会学中国化,并不是一个新问题。然而,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问题却显得十分紧迫和突出。

社会学中国化,在于使外来社会学的合理成分与中国本土实际相结合,促进社会学对中国本土社会现实和社会问题的认识、解释、解决,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学理论和方法体系。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作为一门学科的社会学,在中国属于舶来品。一般认为,1903年严复翻译介绍斯宾塞的著作《群学肄言》,是社会学进入中国的标志性事件。他将“社会学”译为“群学”,体现了强烈的中国传统文化色彩,表现出自觉的本土化意识。1930年中国社会学社成立,时任南京中央大学教授的孙本文提出“把建设一种中国化的社会学”作为目标。同一时期任教于燕京大学的吴文藻先生开创了中国社会学的“社区学派”,吴先生1985年去世后,为纪念其毕生致力于社会学中国化的贡献,商务印书馆于2010年出版吴文藻文集,书名定为《论社会学的中国化》。老一辈社会学家早在一百年前就已提出社会学中国化的命题,并为之努力,有人认为,“二战前除了北美和西欧,至少就其思想质量而言,中国是世界上最繁荣的社会学所在地”。

体系要求社会学中国化

20世纪70年代末,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国的社会学学科开始恢复重建。40多年来,中国社会学在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人才培养和国际交流等方面取得长足发展。以费孝通、陆学艺、郑杭生等为代表的一大批学者,沿着社会学中国化的方向做了大量扎实的工作,取得显著成绩。不可否认,社会学作为一门应用性极强的学科,解释力和影响力还远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那种止步于照搬照套西方概念理论、方法话语乃至评价标准,“言必称西方”的做法,实则是一种弱国心态。我们正处在一个快速大变革的社会转型期,但却未能最大程度地发挥社会学重大成果在解决现实社会问题中的作用。

社会学中国化,在于使外来社会学的合理成分与中国本土实际相结合,促进社会学对中国本土社会现实和社会问题的认识、解释、解决,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学理论和方法体系。

根据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我们需要加快完善包括社会学在内的对哲学社会科学具有支撑作用的学科建设,还要打造具有中国特色和普遍意义的学科体系。这为社会学中国化指明了方向。社会学理论的创新,本质上是学理的创新。从当前学科发展实际出发,有必要倡导一种基于深入“扎根”的个案研究而非泛泛的大面积问卷调查、基于平等的人心交流沟通体悟而非只依靠数学运算逻辑演绎的研究方式,建构一种基于本土概念和语言文字讲述“中国故事”,而不是千篇一律把统计分析数学模型奉为规范来进行表达的社会学话语体系,进而促进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社会学学术体系、学科体系。

作为一门学科的社会学,在中国属于舶来品。一般认为,1903年严复翻译介绍斯宾塞的著作《群学肄言》,是社会学进入中国的标志性事件。他将“社会学”译为“群学”,体现了强烈的中国传统文化色彩,表现出自觉的本土化意识。1930年中国社会学社成立,时任南京中央大学教授的孙本文提出“把建设一种中国化的社会学”作为目标。同一时期任教于燕京大学的吴文藻先生开创了中国社会学的“社区学派”,吴先生1985年去世后,为纪念其毕生致力于社会学中国化的贡献,商务印书馆于2010年出版吴文藻文集,书名定为《论社会学的中国化》。老一辈社会学家早在一百年前就已提出社会学中国化的命题,并为之努力,有人认为,“二战前除了北美和西欧,至少就其思想质量而言,中国是世界上最繁荣的社会学所在地”。

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20世纪70年代末,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中国的社会学学科开始恢复重建。40多年来,中国社会学在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人才培养和国际交流等方面取得长足发展。以费孝通、陆学艺、郑杭生等为代表的一大批学者,沿着社会学中国化的方向做了大量扎实的工作,取得显著成绩。不可否认,社会学作为一门应用性极强的学科,解释力和影响力还远不能适应时代的需求。那种止步于照搬照套西方概念理论、方法话语乃至评价标准,“言必称西方”的做法,实则是一种弱国心态。我们正处在一个快速大变革的社会转型期,但却未能最大程度地发挥社会学重大成果在解决现实社会问题中的作用。

呼唤社会学中国化

根据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我们需要加快完善包括社会学在内的对哲学社会科学具有支撑作用的学科建设,还要打造具有中国特色和普遍意义的学科体系。这为社会学中国化指明了方向。社会学理论的创新,本质上是学理的创新。从当前学科发展实际出发,有必要倡导一种基于深入“扎根”的个案研究而非泛泛的大面积问卷调查、基于平等的人心交流沟通体悟而非只依靠数学运算逻辑演绎的研究方式,建构一种基于本土概念和语言文字讲述“中国故事”,而不是千篇一律把统计分析数学模型奉为规范来进行表达的社会学话语体系,进而促进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社会学学术体系、学科体系。

如果说百年前社会学先驱所致力的社会学中国化,主要是让沉睡封闭的中国开始睁眼看世界,那么今天已经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以及正在强起来的中国,则更多需要让世界了解中国。因此,完整意义上的社会学中国化,不仅是单向的引进消化吸收,更要在学术上与世界平等对话交流。

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要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增进人类共同利益。人类社会由“人”构成,不同“社会”的区别在于不同的文化。全球190多个国家、约70亿人口,因何而紧密相连,成为利益相关、命运攸关的共同体?需要从社会学视角做出回答。

呼唤社会学中国化

如同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才能在某一工程技术领域拥有平等话语权一样,社会学国际交流对话的“话语权”就体现在建构起既具本土特色又有普遍意义的社会学理论、概念、方法体系。社会学中国化的目标,不是要建立一门独立于世界社会学体系之外的“中国社会学”,而是要在以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的社会学体系中融入中国元素,总结中国经验,贡献中国智慧。中华文明绵延至今虽未能产生现代意义上的社会学学科,但孕育形成了丰富深刻的社会思想,包括“和为贵”“家和万事兴”的和平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处世之道,“计利当计天下利”的利益观,“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天下情怀,“为万世开太平”的长远眼光,等等。这些概念和思想方法对于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不同国家都具有积极意义,可以融入中国特色社会学理论体系之中。

如果说百年前社会学先驱所致力的社会学中国化,主要是让沉睡封闭的中国开始睁眼看世界,那么今天已经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以及正在强起来的中国,则更多需要让世界了解中国。因此,完整意义上的社会学中国化,不仅是单向的引进消化吸收,更要在学术上与世界平等对话交流。

社会学中国化,不是强加于人的价值观输出,而是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的必然需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社会学有责任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要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同舟共济,权责共担,增进人类共同利益。人类社会由“人”构成,不同“社会”的区别在于不同的文化。全球190多个国家、约70亿人口,因何而紧密相连,成为利益相关、命运攸关的共同体?需要从社会学视角做出回答。

坚定文化自信为社会学中国化赋予新的时代内涵

如同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才能在某一工程技术领域拥有平等话语权一样,社会学国际交流对话的“话语权”就体现在建构起既具本土特色又有普遍意义的社会学理论、概念、方法体系。社会学中国化的目标,不是要建立一门独立于世界社会学体系之外的“中国社会学”,而是要在以人类社会为研究对象的社会学体系中融入中国元素,总结中国经验,贡献中国智慧。中华文明绵延至今虽未能产生现代意义上的社会学学科,但孕育形成了丰富深刻的社会思想,包括“和为贵”“家和万事兴”的和平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处世之道,“计利当计天下利”的利益观,“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天下情怀,“为万世开太平”的长远眼光,等等。这些概念和思想方法对于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不同国家都具有积极意义,可以融入中国特色社会学理论体系之中。

中国是人口大国,人口总量占世界人口近1/5,历史悠久、民族众多,中华文明从未间断,可以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且最复杂的“社会”。当我们讨论“社会学中国化”时,不禁要问:为什么学科意义上的“社会之学”未能在中国产生?这一问题类似著名的“李约瑟难题”。英国学者李约瑟在其编著的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作出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社会学中国化,不是强加于人的价值观输出,而是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的必然需求。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社会学有责任讲好中国故事,发出中国声音,“让世界知道‘学术中的中国’、‘理论中的中国’、‘哲学社会科学中的中国’,让世界知道‘发展中的中国’、‘开放中的中国’、‘为人类文明作贡献的中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